掌家小農女 第五一零章 陳祖謨的底氣

小說:掌家小農女 作者:南極藍 更新時間:2019-08-28 14:30:01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說起往事,柴梓讓真真覺得自己的前半生甚是荒唐,半晌后才又言道,“你祖母給為父娶了國公府的嫡女,你祖父給為父請封了郡王,讓為父開府另居,還將你送到你大伯身邊教養,讓為父后半生無憂。你祖父在世時就曾再三告誡為父,教養子女之事一定要放在心上,子女爭氣才能家門興旺。”

  “為父沒把你祖父的話放在心上,覺得自己是皇親國戚,出了事有你祖母和大伯頂著,下邊還有你這么爭氣的兒子,便像你祖母寵著為父一樣寵著你二弟和三妹。可為父沒有你祖父的本事,護不住你們,致使智歲至今還未成家,你三妹惹出大簍子為父也護她不住,還連累了你。”

  柴智瑜聽了父親這番話,眼圈有些發紅。這么多年來,若說他心里一點不怨是不可能的,但攤上這樣的一家子人,他又能怎樣?

  “你要引以為戒,好生教導思兒和修兒。咱們家的將來就寄托在他們倆身上。”柴梓讓嘆口氣,“這這倆孩子一個讀書一個習武,若是他們有真本事,咱們再用力把他們推到新皇面前,我們這一脈就還能起來。”

  柴智瑜的長子柴兆思八歲,次子柴兆修四歲,待他們能為朝廷做事時也該是十幾年后了。那時新皇登基,必定要提拔新人。

  柴智瑜知道父親說得有道理卻沒有吭聲,剛過三十的他,又如何甘心一生平庸,他堵著一口氣,定要出人頭地,入閣拜相!

  現在必須韜光養晦,待大風起之時,再借勢一飛沖天!

  “父親,咱們不可再惹晟王,若他真的娶了陳小暖,咱們正好以此為契機,通過妹夫這層關系,站到晟王一邊。”

  柴梓讓半晌無言。他又何嘗不知應該這樣,可關鍵是以女婿和陳小暖那僵得不能再僵的父女關系,陳小暖身邊能讓他們站么?

  便是陳小暖讓他們站了,晟王能要他們么?

  若是昌郡王能再得勢,將來繼承大統,就太好了。

  父子兩人沉默無言,待到天將暗時,趙氏和辛氏前后腳回了皮場街。

  柴家父子立刻問道,“如何?”

  趙氏嘆口氣,“我娘什么都沒說,她先將玉媛狠狠教訓了一頓,又告誡玉媛不可再招惹陳小暖一家三口,還說若是她再惹事,便不認這個外孫女,玉媛受了驚嚇,妾身讓她先回客棧了。”

  辛氏這邊的情況也不樂觀,“祖母跟慶國公夫人講的差別不大,不過兒媳看得出祖母心里還是向著咱們的,她極為討厭小暖三人,但她老人家……也不愿再招惹小暖。”

  柴家父子沉默了。

  就算陳小暖護駕有功,原本站在他們這邊的兩位老人家,也不應該同時改口才對。這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他們不知道的事兒?

  可恨他們已被排除在一等圈子之外什么消息也得不到,真真是急剎人也!

  出去打探消息的柴智歲宵禁前才醉醺醺地被人送回來,他大著舌頭道,“程小六說晟王早在濟縣時就看上陳小暖了,所以才為秦氏討了個誥命,為的就是方便他娶小暖為妃。這家伙,腦袋真是有毛病……放著方挽離那樣的大美人不要,還……”

  “啪!”

  “啪!”

  柴梓讓與柴智瑜各抬起巴掌抽在柴智歲的腦袋上令他閉嘴后,思索著他打探來的消息。

  程小六乃是右相程無介的小兒子,他說的話未必不可信。既然晟王早有籌謀,那么此事怕是已經板上釘釘了,既然到了這一步,他們應提早打算才是。

  柴梓讓言道,“智歲明日跑一趟城南的客棧,將你妹妹和妹夫接到府中來。見了你妹妹不許吵架,對你妹夫也要客氣禮讓,不許在他面前胡說,聽到沒?”

  回答他的,只有柴智歲的呼嚕聲。

  不過第二日一早,陳祖謨還是被紅著眼睛的小舅子親自接到皮場街的院子里。這院子他是第一次來,不過他在京中待了不少時日,曉得這里住的多是有點小錢的人家,官員多居住在東城和北城,當然也有晟王那種怪胎主動選了南城的宅子。

  想到晟王,陳祖謨的腰直了一些,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柴智歲為何待他這么客氣,還不是因為他不日將會成為晟王的岳父!

  早知道有今日,他何必休了秦氏娶柴玉媛?真是悔不當初……

  柴梓讓見到陳祖謨時,也是笑容可掬的,翁婿二人落座后相談甚歡。柴梓讓看著模樣才識均高過尋常人的女婿,也明白他是有真本事的,只是被玉媛連累了。若非如此,他這女婿十幾年后也當是京中的一號人物。

  只可惜他被建隆帝斷了“不可用”之言,便是建隆帝退位新君登基,他在官場上也再難有出頭之日,可以說是女兒毀了女婿的一生。

  這般想著,柴梓讓笑得更加客氣了,“你大哥去衙門做事,傍晚才得歸來,待他回來后咱們再擺酒席為你接風洗塵,今日晌午先隨便吃些。”

  陳祖謨也客氣著,“悉聽岳父安排。”

  “你的腿是在第四莊傷的?”柴梓讓把話題扯到小暖一家身上。

  陳祖謨立刻道,“是小草出來迎小婿進門時,小婿一不小心踩搓了門檻,出來后又踩在坑里,才成了這般模樣。”

  這確實是點背了些,柴梓讓笑道,“小暖的傷可好些了?”

  “雖還不能下地行走,但小婿看她精神尚好,應無大礙了。”陳祖謨笑道,“待她能行走了,小婿再讓她們姐妹來給岳父大人請安。”

  果然上道!

  柴梓讓含笑點頭,“雖然淘氣了些,但這兩個都是聰慧又惹人喜歡的好孩子。”

  他這話音還沒落下去,柴智歲便踩著沉重的腳步聲跑進來,“爹!圣上召見秦氏和小暖,她們倆現在進宮去了!”

  不是說陳小暖還不能走路么?柴梓讓看著女婿,發現他的臉也快掛不住了,便轉頭吩咐兒子道,“去打聽看圣上召她們何事。”

  “欸!”柴智歲最喜歡這等四處打聽八卦的差事,立刻又蹬蹬蹬地跑了出去。

  大廳里的翁婿二人,一時竟找不到話說,只得尷尬地沉默著。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伴娘我最大投注
吉林长春麻将吉祥棋牌 德州通宵麻将群 意甲联赛视频直播 山西掌上麻将新版 宁夏11选5遗漏任五 500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江西11选爱彩乐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 中超赛程2019赛 爱乐棋牌游戏 广西快乐10分 股票走势k线图 516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河南11选5及时直播开奖 股票指数2000点是什么意思 幸运飞艇345678打法图片